您的位置: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下注 > 彩票新闻 > 波音指定盘口·西安事变后,蒋介石曾三见张学良

波音指定盘口·西安事变后,蒋介石曾三见张学良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1 11:04:22 人气:1061

波音指定盘口·西安事变后,蒋介石曾三见张学良

波音指定盘口,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联合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扣留蒋介石,逼其停止内战,联共抗日。同年12月25日,事变和平解决,张学良亲送蒋介石回南京。一般认为张学良羊落虎口,从此就以“待罪”或“获罪”之身,再也见不到蒋介石了。但是,随着蒋介石和张学良日记的解密,才披露出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之后,二人曾有三次会见。

蒋介石与张学良

第一次会见是1936年12月27日,也就是蒋介石回到南京的次日。在蒋介石当天的日记中曾有记载。全文如下:

胞兄介卿正午逝世。余在病中,家人犹不愿使余闻知。呜呼!兄弟三人今只残余一人矣!蒙难之中,使病兄惊悸,致其速亡,但余出险之讯,彼已闻知,当可慰其灵矣!是日腿部痛苦未解,精神亦不甚佳,仅会客数人。问岳军外交情形。晚见汉卿,彼犹强余以实行改组政府而毫无悔祸之心,余乃以善言慰之,实告以军法会审后请求特赦,并予以戴罪图功之意,彼乃昂昂然而去。

文中“腿部痛苦未解”指西安事变发生时,蒋介石从华清池卧室翻墙外逃跌伤腿部。“岳军”即时任外交部长的张群,“汉卿”即张学良。这段文字,生动地记述了二人相见的神态。“强余”句,表达了张学良强烈要求蒋介石兑现在西安时的诺言,改组国民政府,采取抗日行动;而且“毫无悔祸之心”。“昂昂然”句,表达了张学良理直气壮、正气凛然的精神状态。蒋介石则以“善言慰之”,并“实告”不久将进行军法会审,判张学良以“劫持领袖罪”,但蒋介石答应“请求特赦”,予以“戴罪图功”的机会。

第二次会见是1937年1月14日。1936年12月31日,蒋介石组织高等军事法庭,以“首谋乱党,胁迫上官”之“罪”,判处张学良有期徒刑10年,褫夺公权5年。当天下午,蒋介石向国民政府递交请求特赦张学良的呈文。1937年1月4日,国民政府发布特赦令:“张学良所处10年有期徒刑,本刑特予赦免,仍交军事委员会严加管束。此令。”这样,张学良从有期徒刑变成了无期幽禁。1月13日,张学良在戴笠的“护送”下来到浙江奉化溪口镇。蒋介石选择位于深山丛林的中国旅行社雪窦山招待所作为对张学良的软禁之地。由于时届严冬,中旅社房子需要装修,新添壁炉,故先在溪口镇上的文昌阁——“乐亭”暂住。第二天,即1937年1月14日,张学良的日记记载:

晚七点,蒋先生同餐,在座有子文、次辰、贵严、雨农诸位,饭后谈劝余看二书,《宪人模范》、《民族主义》。余报告此来之意:委座对余事感戴之意,并请勿为了我,费了为国家之精神,余可自制自了,任何事委座告余,必尽力之所能。余平生不愿负人,最难过欠人之恩义……

蒋介石于1937年1月3日回溪口养伤,住在蒋母墓庐慈庵,蒋、张就在那里“同餐”。在座有宋子文、徐次辰(名永昌,军委会办公厅主任)、贺贵严(名耀组,军队上将)、雨农(戴笠,字雨农,特务组织头子)。蒋介石饭后劝张学良“看二书”,张学良向蒋介石说了“此来之意”,除不得不表示“任何委座告余,必尽力之所能”外,以“余生平不愿负人,最难过欠人之恩义”,暗示蒋介石也不要“负人”,“欠人之恩义”,以致恩将仇报。

第三次见面是1958年11月23日。1946年11月,张学良被秘密转移到台湾新竹山中幽禁,一住十余年,曾多次请人带信给蒋介石,表示想见蒋一面。1958年10月17日,蒋经国来到张学良寓所。对于与蒋经国的这次见面,张学良在日记中写道:

同蒋经国初次会见。早九点,蒋经国来寓过访,相谈之下,甚为欢畅。我谢他多方的关怀,并道及我很想望一望老先生,以慰多年的想念……约在十点左右,大家同摄数相片而去。

这是张学良又一次提出要面见蒋介石。蒋介石终于答应安排时间召见张学良。张学良在11月23日的日记中详细地记录了与蒋介石见面的经过情形:

下午两点,老刘(看管张学良的情报局特务队长刘乙光——笔者注)通知我,五点总统在大溪召见。三点一刻蒋经国派其座车来接,我同老刘同乘,约四点三刻抵大溪。先在一空军上校家中候等,约十来分钟,总统已到,蒋经国同老刘来会同至总统行辕。我将到客厅,老先生亲自出来,相见之下,不觉得清泪从眼出。敬礼之后,老先生让我进入小书斋。我说:“总统你老了!”总统也说:“你头秃了。”老先生的眼圈也湿润了。相对小为沉默,此情此景非笔墨所能形容。我恭问总统:“身体安好,精神饮食如何?”总统答曰“都好”。总统问我“眼病好些否”?余详答眼病近情。又问我“近来读些什么书”?我答:“二三月来因眼疾未能看书。自从到高雄以后,我专看《论语》,我很喜欢梁任公(梁启超——笔者注)的东西,近来看了些梁氏著述。”总统说:“好!好!看《论语》是好的,梁氏文字很好,希望你好好的读些书……”我立起辞行,总统亲自送我到廊外,使我非常不安。总统止步,乃招呼经国先生送至大门之外……侍卫长亲至门外送。乘原车六点半返抵寓所。(共谈话约半小时)

此次会见之后,“管束”依旧。1975年蒋介石在临终前还叮嘱蒋经国:“看住张学良,别放虎归山。”所以,1975年4月5日蒋介石去世后,张学良送了挽联,上书16个字: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宛若仇雠。(来源|《读者报》 作者|王舜祁)

走过万水千山

我依然眷念您

欢迎订阅2019年《读者报》

邮发代号:61—98

订阅方式

1. 拔打11185或到当地邮政所订阅

2. 关注“读者报官方微信”,进入微店下单订报

3.淘宝店铺:https://shop269196912.taobao.com

4.《读者报》微店地址:https://weidian.com/?userid=357720529&wfr=wx_profile_wxh5&share_relation=fe55d9279dc1de63_791158084_2

5.《看熊猫》杂志微店地址: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244146540

ag视讯